话题库网诚聘“会说话”的美女来做老师版主

话题库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51628|回复: 0

独家还原香港旺角暴乱:到底发生了什么?

[复制链接]

5

主题

5

帖子

24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24
话题币
0
工资现金
0 RMB
模拟对话次数
0 次
话题背记次数
0 次
完善话题次数
0 次
话题被评
0 次
发表于 2017-3-19 14:07:5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2016.2.8  大年初一夜里,大多数中国人正在在爆竹声中欢度春节。然而在香港旺角街头,却上演着这样一幕:众多示威者用垃圾桶、木板、玻璃瓶攻击警察,警员则用警棍和胡椒喷雾还击,双方冲锋扭打。

一名看到同事被围殴的交通警,向天空开了两枪,他面前是遍是垃圾的街道和散乱的人潮。

香港在这样的暴乱中迎来了新的一年。事件中共有125人受伤,66人被捕。

2016021659800301.png

旺角暴乱已经过去一周,后续的处理陆续展开,综合多方的视角,才能多少看清事件的来龙去脉。

故事先从一个叫刘小丽的女讲师说起。

农历腊月二十九(2月7日),长期关注熟食小贩的香港专上学院讲师刘小丽,不满香港食物环境卫生署(简称食环署)对小贩的严厉执法,推着木头车到桂林街卖炒鱿鱼。

港府对于小贩的宽松管理自2014年“占领中环”后发生改变,政府人员今年很早时候就在绝大多数地区驱赶街头小贩。原因是收到投诉需要加强执法。

结果刘小丽被捕,并被控无牌摆卖、阻街等罪名。

大年初一(2月8日)凌晨,刘小丽获保释,继续号召小贩上街摆摊。下午她在Facebook专页上发帖︰“肠粉大王、众档主及刘小丽现呼吁大家今晚集中火力,一齐到旺角笃鱼蛋,一齐捍卫小贩。”,数百名支持者这晚到了现场。

4小时之前的中午12时30分:“本土民主前线”在社交网络上号召支持者晚上9时到旺角砵兰街声援小贩。

“本土民主前线”是一个激进的“本土港独”组织,2015年1月成立。其发言人黄台仰及梁天琦主张由于历史、文化、语言等差异,香港已成为一个“民族”。这一组织由一群在“雨伞运动”中,反对香港泛民主派及学联等传统组织、反对非暴力抗争路线的参与者组成,他们认为“以武制暴”才是正确策略。

2016021659835013.png

根据食物及卫生局局长高永文描述,最初的冲突是这样的:

“2月8日晚上约9时,在旺角砵兰街一带,当时(食环署人员)未有采取任何拘控的执法行动,但已被超过50名人士包围、叫嚣、指骂、侮辱,期间亦有推撞,导致有食环署同事受伤。其后,更有人将两辆小贩木头车,推向食环署的执法人员,而车上可能有明火煮食的炉具及滚油。”

高永文表示,考虑到执法人员及市民的安全行为,于约21时45分寻求警方协助。随着警方介入,黄台仰煽风点火,事态扩大。

当晚10时多,警察接报到达旺角朗豪坊外。现场约50多人聚集,其间,有人过马路时被的士撞倒,人群涌往马路,马路一度被“占领”。22岁的“本土民主前线”发言人黄台仰,他跳到私家车车顶上,拿起扩音器高声号召市民支持,并要求现场警察后退。

2016021659901349.png

警方与“本土民主前线”成员在内的集结人群开始对峙,23时许,警方推出白色高台,企图驱散在马路上的人群,双方爆发推撞,警方开始施放胡椒喷雾。

23时30分,在旺角朗豪坊对开的街头夜市,大批警察到场驱赶在场人士。警方展示红旗,警告人群“停止冲击,否则使用武力”。示威者向警员投掷物品,警方多次施放胡椒喷雾和挥动警棍,有示威者受伤。

暴乱持续到了2月9日。凌晨0时20分,根据香港电台报道,大批佩戴头盔和手持警棍的警员到场增援,筑起多重人链防止示威者冲击,双方在砵兰街与山东街交界对峙。

对峙之下,“本土民主前线”改变策略,开始动用竞选权力组织游行,吸收支持。

凌晨0时27分,“本土民主前线”在社交网站宣布,将运用候选人梁天琦的竞选权力,即时于旺角举行选举游行,根据法例,若游行人数少于30人,无需预先申请警方批准。

随着到场人数的增多,局面逐渐失控。

凌晨1时35分,在山东街与示威者对峙的警方,再次出示红旗,并架起长盾,要求市民往亚皆老街方向并在7分钟内离开。

2016021659932625.png

根据现场记者的描述,对峙的警员与示威者爆发激烈冲突,示威者冲击警方投掷物品,警方大规模施放胡椒喷雾,大批示威者向后退。一阵混乱过后,前方传来警方警告:“你们不要再洒火水(煤油),不要‘玩咁大’(行为过火),这是刑事的。”警方警示之后,继续向人群推进。

大部分示威者向亚皆老街退去。凌晨2时,人群在亚皆老街和上海街口聚集。数十名示威者在亚皆老街追打约十名警员,同时不断向警员抛掷木卡板及垃圾桶等杂物,警员一边向后退,一边以胡椒喷雾及警棍还击。但由于地上有大量杂物,有警员被地上杂物绊倒。

凌晨2时03分,一名交通警向天开两枪示警,并以枪指向示威者。

2016021659967101.png

警务处处长卢伟聪指,当时暴徒以硬物袭击一名警员,威胁到该名警员的生命,该名警员摔倒在地,但仍受到暴徒的持续袭击,在别无选择之下,另一名警员根据武器使用守则开枪,以防止他的同事受到进一步的袭击,这也是为了保护他自身的安全。

但这次枪响引发了大规模的恐慌,现场陷入混乱。示威者停止行动并退后。

对峙的地点又转移到弥敦道,有示威者在向警员投掷垃圾桶,被警察用警棍打伤头部,警方一度拉起封锁线,禁止市民走出马路。

凌晨3时40分,香港电台及香港独立媒体报道,示威者开始向警察投掷砖头及玻璃瓶,警察以长盾及警棍驱赶群众,并多次使用胡椒喷雾。

在混乱中,明报记者和无线新闻记者分别被警方和示威者攻击。多处道路中心有人纵火,消防处发言人指,在2月9日凌晨共接获22宗旺角区的火警。

凌晨5时,根据有线新闻,一辆安装保护网的警车由登打士街驶至弥敦道、豉油街交界时,被示威者包围,有示威者以砖头击碎车窗,当时车上仍有警员。

过了一个小时,警方特别战术小队终于赶到现场,并封锁登打士街。期间,有示威者再向警员掷砖头,警员施放催泪水剂,部分示威者四散,多人被捕。

特别战术小队俗称“速龙小队”,是香港警方2014年6月为应对占领中环行动成立的准军事化特遣防暴警察,是占领运动后期的清场主力,编制约50﹣60人。

随后,示威者继续转移,有线新闻拍摄到有人以长棍指挥示威者,与防暴警察对峙。防暴警察与特别战术小队一同向豉油街推进,示威者一面掷砖头,一面后退,多名示威者被制服。约半小时后,部分后退的示威者,则再转到洗衣街焚烧垃圾桶,特别战术小队到场,警方施放催泪水剂,有人向警员掷烟雾饼。


2016021659999265.png

7时54分,“本土民主前线”在其社交网站发帖:“散,安全至上”。同一时间,大批防暴警察到旺角增援,另一批特别战术小队赶至亚皆老街,沿洗衣街驱散示威者,示威者约8时陆续散去。

以上是多家媒体印证的旺角暴乱的基本事实。

香港“本土派团体”与部分大学学生团体指责港府驱赶无证小贩,是“官逼民反”,但保安局局长黎栋国公开澄清当晚食物环境卫生署人员并没有执法行动,强调“警方、食环署高调扫荡、拘捕小贩,绝无其事。”

可以作为旁证的是小贩的态度。

陈女士卖烤鱿鱼和麦芽糖饼已有38年,她说:

“我不同意(骚乱)。我们小贩不惹事,我们只是想谋生。我的孩子们叫我今天不要回来摆摊。但如果我不摆,就会损失七八千块(港币)。”

今年春节,陈女士只摆了3天摊,赚了大约4000港元。

暴乱发生当晚,她大约10点就收摊离开了,但第二天,她又回到砵兰街旁边的一条小巷,继续做生意。

另一个当事小贩曾启新亦表示:

“我去到便开档,一直忙着做肠粉赚钱,招呼眼前的客人,根本没空去看对面街的暴乱。”曾启新带点怒气地说︰“我觉得有人以支持我们小贩之名,借题发挥去搞事。”

2016021660036713.png

破坏事件持续延烧 黄台仰: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然而示威者仍然叫嚣暴力。近期香港仍有多起危害公共安全的事件发生。

一直支持“勇武抗争”的北区水货客关注组召集人梁金成表示“这次是第一次,但不会是最后一次。”

2月11日,香港警方根据线报,在葵涌一个工业大厦的仓库内,检获大批包括仿制气枪、刀具、铁棍、辣椒水等在内的武器和化学品,不排除和旺角暴乱有关。

“本土民主前线”召集人黄台仰,则在网上发放录音讲话,声称将会有更多的“街头抗争”,又表明“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2016021660067029.png

2月12日早晨,旺角花墟道公园发生纵火案,多个垃圾桶被焚毁,消防认为起火原因有可疑,已转交警方处理。几乎同一时间,深水埗的一个公园内也有大约40个垃圾桶起火,消防灭火后也认为原因有可疑,转交警方处理。11日晚,距离本周初旺角暴乱地点不远的油麻地街头,一个垃圾桶离奇爆炸,警方检获4个小型石油气瓶,正追查事件。

2月12日下午,一名香港入境处职员被逮捕。他在脸书上声称如有人杀死一名警察,他就奖励1万港元。

2月13日凌晨,香港长沙湾八号码头外的露天停车场发生三级火灾,两个存放发泡胶的货柜起火,波及周围31辆车,现场曾传出多声爆炸,火场面积达到6400平方米,消防出动23辆消防车、100名消防员、6条水喉和8队烟帽队,经过2个多小时才将火扑灭。

火警中没有人受伤,初步调查显示起火原因有可疑,警方列作纵火案调查。

什么人制造了旺角暴乱?

暴乱发生至今,警方拘捕了66人,其中40人各被控一项暴动罪,均以禁足旺角指定区域为条件获准保释,其中一名15岁少年还要被宵禁,案件全部押后到4月7日再讯。另有1人被控一项非法集结罪,也以禁足为条件获准保释,案件也押后到4月7日再讯。

被捕者中约20人为“本土民主前线”的成员或义工。

2016021660140825.png

40名被告包括:

黎文浚(27岁,无业)、陈熹汶(28岁,无业)、曾昭宇(35岁,记者)、梁天琦(24岁,学生)、黄家驹(25岁,售货员)、李诺文(20岁,无业)、李培浩(20岁,回收工人)、卢建民(29岁,无业)、陈宇基(20岁,补习老师)、陈卓轩(27岁,厨师)、陈柏洋(30岁,侍应)、吴挺恺(24岁,无业)、何肇彰(21岁,文员)、卓羚钎(32岁,无业)、曾建恒(20岁,学生)、陈浩文(17岁,兼职侍应)、许嘉琪(22岁,学生)、麦子晞(19岁,学生)、顾博谦(19岁,学生)、陈和祥(70岁,无业)、莫嘉涛(17岁,侍应)、李倩怡(17岁,学生)、薛冠辉(31岁,无业)、陈绍钧(47岁,无业)、王皓升(28岁,侍应)、邓敬宗(27岁,运输业)、陈冠锜(19岁,无业)、李卓轩(19岁,无业)、黄世杰(32岁,侍应)、连润发(25岁,工人)、莫柏轩(26岁,地产中介)、张展滔(23岁,学生)、陈遨天(23岁,无业)、王学舜(39岁,厨师)、薜达荣(32岁,厨师)、孙君和(27岁,旅游中介)、林淳轩(22岁,学生)、容伟业(32岁)、霍廷昊(23岁,无业)、15岁初中男生。

40名被告中,有80%是30岁以下的年轻人。

香港警方:这是有组织有预谋的暴力事件 将调查幕后组织者

香港警方称,旺角暴乱是一场有组织有预谋的“暴力事件”。警方会全力缉拿“暴徒”归案,绳之以法,同时调查幕后组织者,跟进相关市民投诉。

在警方内部,一线警员对目前的安全状况以及应对策略并不满意。

被示威者以砖头、玻璃瓶、木板等硬物袭击的前线警员向《南华早报》表示,他们对于高层非常失望,认为上级的安排部署导致超过90名警员受伤。

网上更有流传被指是前线警员的内部短讯,里面列出了“20项”不满和质疑,指暴乱当天指挥混乱、装备未能动用、对高层包括警务处长不满等。

“交通警装备最少,但他们在最前线面对有武器的暴徒。简直是笑话!”

“那晚比占领运动期间的任何一晚都要糟糕十倍。我们为什么没有用催泪烟?”

警务处长卢伟聪也对此解释道:(行动部署指挥)应由现场执勤指挥官判断,该指挥官亦需承担后果。他又解释不放催泪烟是避免激发更多人参与,起初采“拖”字诀,再由速龙小组支援。

卢伟聪12日也承诺将检讨事发当晚的行动部署。16日上午,立法会保安事务委员会将召开特别会议,讨论警方对于旺角暴乱的处置。

港府高官纷纷表态:不要为暴乱者涂脂抹粉

9日,香港特区行政长官梁振英将当天凌晨旺角发生的严重警民冲突定性为“暴乱”,并形容抗议者为“暴徒”。

他说,在任何一个城市、任何一个社会发生类似事件,社会都会定为暴乱。梁振英还表示,特区政府对此严厉谴责,决不姑息。

14日,梁振英再次回应旺角暴乱时称

“警方至今拘捕人士中,组成不以中学生或大学为多数,多数人士是无业,也有相当一部分属于极端组织,因此这些暴乱人士的组成和政治诉求,以及他们用暴力来表达政治诉求的方式,不是社会的缩影。”


2016021660186701.png

梁振英呼吁社会舆论尤其是政治团体,不要为暴力行为及其动机开脱,将暴力行为合理化,更不要为暴乱者涂脂抹粉。

香港“人气”高官、财政司司长曾俊华14日在博客上表示

希望参与旺角暴乱的人士能悬崖勒马,若选择继续泥足深陷,最终输掉的不只是自己,还有香港。

他的文章还说,多元开放一直是香港的核心价值,香港人尊重法治、和平包容,是香港重要的软实力之一。

全国人大常委、香港立法会前主席范徐丽泰也清晰表示:

事件中出现不法、暴乱、不顾他人生命安全的行为,失去理性,有如疯狂,让无论是“拥梁”还是“反梁”的人,在无可选择下,都站在“暴乱者”的对面。

她补充道:“如果你损害这个社会的安宁,损害香港整体利益,你叫我们怎能谅解你?没办法,你搞到我们没有办法啊。”

她认为,年轻人在网上看到很多偏激的言论,对于“本土民主前线”前发言人黄台仰提出的“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说法,她认为这样会将香港“打倒”,连瓦都没有,煽动当晚行为的人都值得大家批评和谴责。

“我也想问,到底这群暴民想做什么?”

“为什么这么多仇恨?我无法理解。”

中央政府表态:正义一定会战胜各种邪恶

2月11日,针对国际媒体的种种说法,中国外交部以答记者问的形式,将旺角事件定性为“暴乱”,发言人洪磊说:

2月9日凌晨,香港旺角地区发生了由个别本土激进分离组织为主策动的暴乱事件。部分暴徒架设路障、焚烧杂物、毁坏警车并向警员扔掷砖头、围殴受伤倒地的警员,致使89名执法警员和数名记者受伤。香港警方专业、克制,依法采取有效措施,迅速平息了事件。香港社会普遍对暴行进行强烈谴责,对警方表示全力支持。

这是北京首次将香港本土激进组织定性为“分离组织”

次日(12日),英国政府发布《香港问题半年年报告》,对香港问题指手画脚,声称中方“严重违反”《中英联合声明》。

中方回应说:

香港是中国的特别行政区,香港事务属于中国内政,任何外国无权干涉,英方对香港的所谓“责任”并不存在。

中央人民政府驻香港特别行政区联络办公室(简称中联办)主任张晓明14日早晨回应旺角暴乱事件,他说:

“我们强烈谴责那些暴徒蓄意而且是肆意地实施打、砸、烧等暴力犯罪行为;我们强烈谴责那些激进分离势力越来越暴力化甚至带有恐怖倾向的活动;我们强烈谴责那些鼓吹‘暴乱有理’、是非不分、黑白混淆甚至意图嫁祸于人的奇谈怪论。”



这是中联办主任张晓明在旺角暴乱后首度开腔,也是首次以“恐怖倾向”形容香港激进人士的暴力行为。

“在香港不能乱这一点上,是有最大共识的,他们(香港市民)不会容忍极少数激进分离分子,毁掉香港最宝贵的法治环境。”

张晓明说,“我们也坚信正义一定会战胜各种邪恶。”

香港泛民力量反弹:武力抗争只能让大家看到仇恨

“本土民主前线”的做法也引发了泛民议员的不满。

正如香港民主党深水埗区议员袁海文所说:

“新年旺角暴乱,香港人有太多的情绪和复杂的感受,黑白对错混在一起。结果,这个农历新年制造了更多的对立,社交媒体里欢迎‘解除好友’的言论随处可见。”

他接着写道:

“香港人都清楚暴乱背后不只是单纯的小贩管理问题,而是免费电视发牌、‘雨伞运动’、‘网络二十三条’、高铁和三跑超资及拨款、铜锣湾书店等。这些全都没有让人满意的结果,伤口没有痊愈过,不满的情绪却不断升温,和平理性非暴力的抗争仿佛失效,大家都在尝试寻找不同的出路或路线,迎来的是没有最激只有更激的抗争。然而武力抗争不但让社会焦点转至暴乱和暴力,亦不能凝聚争取民主的温和力量,大家看到的只是仇恨。”

显然,香港民众对于暴乱与暴力并无好感。事件发生后,政治团体“新思维”委托一个独立民调机构进行调查,结果发现52.1%受访者认为示威者需负最大责任。

袁海文议员还分析道:

“当下正迎来二月底立法会新界东补选,新界东有近一百万登记选民,是对香港前路如何走的大型民调。除了公民党能否为传统泛民守住议席外,过往没有出来投票的市民会否出来投票,及激进武力路线的得票等亦会很受关注。”

事件后续将如何发展,让我们拭目以待。凤凰网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话题库(搜话题) ( 湘ICP备12013635号 )

GMT+8, 2017-9-20 11:51

Powered by HTK 8.0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